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七十章 最后的选择

作品:猎妖高校|作者:郑重骑士|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0-02-15 13:29:57|下载:猎妖高校TXT下载
  萧笑口中那个不知去哪里鬼混的黑猫,此刻正蹲在一个宽大的树桩上,一脸麻木的看着不远处女巫们忙碌着构建魔法阵的最后环节。

  它的面前漂浮着一张首尾蜷曲的羊皮纸,纸面散发着淡淡的金黄色光芒。每当女巫们完成一项工作,就有一支虚幻的白色羽毛笔从空气中浮现,在羊皮纸上勾掉相应的项目。

  作为这份羊皮纸契约的第三方监督者,每勾掉一个项目,黑猫都需要在相应位置留下自己的爪印。

  就像一个负责盖章的监工。

  黑猫心底滑过这个念头,脸上露出一丝生无可恋的表情。他宁肯在猫果树下打滚儿,也不愿意对着这张羊皮纸发呆,被迫充当猫肉打章机。

  许久。

  直到黑猫蹲在树桩上快睡着了,女巫们终于忙完了魔法阵的收尾工作。

  透亮的精油被均匀的涂抹在每一块法砖、每一条导线上,在日光与月光共同的照耀下,微微闪亮,令人望之而莫名生出一股奇特的食欲。纷纷扬扬的香粉在法阵中央沉浮着,光线掠过,竟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形态,让人迷醉。

  法阵四周的六根立柱顶端,各自燃烧着一支古卜莱仙火,这是一种永恒燃烧的魔法火焰,拥有辟邪与祛除黑暗的效果,用在这座魔法阵中,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黑猫盯着那些跳跃的火焰看了几眼,便将视线挪开了,因为魔法阵中央,有他更感兴趣的东西。

  那是一头黑山羊,个头比林果养的那只黑山羊略小一些,而且没长胡子,头上的也没羊角,黑猫估摸着这是一头母羊?

  黑山羊被置于魔法阵中央,那座拱门之前,羊脚下是一块椭圆形托盘模样的地砖,砖上还描绘了洋葱、蘑菇、木耳、西芹之类的配菜。羊脖子上没有系绳子,但不知是魔法束缚的缘故,还是法阵暗地里的震慑效果,那只小黑羊虽然双眼流露着惊恐,却只敢在原地跺着细碎的蹄子,一步也不敢踏出那块椭圆形地砖。

  头顶的月亮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异动,仿佛一位沉默的看客,这让开始就一直提心吊胆的黑猫慢慢放松了下来。但即便如此,它的心底仍旧有种隐隐的不安。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应该选择一个其他的日子启动这座魔法阵。”

  在科尔玛走到黑猫蹲坐的树桩旁边的时候,它不失时机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是我作为一位资深魔法专家给你的建议……那玩意儿现在的状态很古怪。”

  说着,它举起爪子,指了指头顶月亮所在的方位,并未抬头看。

  “噗嗤。”旁边传来戴着红色面具女巫的压抑不住的低笑声。伊莲娜责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上下打量了黑猫几下。

  黑猫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但他坚信没人能透过这层猫皮看透自己的真身。所以仍旧无畏的迎上了女巫的眼神。

  “如果你报出自己的真名,或许我们会对你的建议更慎重一点。”伊莲娜代替科尔玛回答了郑清的问题:“至于现在……与一只来历不明的黑猫相比,我更相信自己占卜的结果。”

  许是魔法仪式已经准备妥当的缘故,科尔玛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松。

  听到吉普赛女巫的解释后,她又补充道:“今天学校里大部分高阶巫师都被其他事情牵绊着,雷哲与奥古斯都也安排了见面会,学生会与校工委安排在守护阵监控上的人手最少,而且都是新人。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机会了。”

  她没有解释那些高阶巫师被什么事情牵绊住了,也没有解释自己从哪里知晓了这些消息。但考虑到她在学生会里的地位,黑猫很难不怀疑她是不是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

  这让它愈发感受到了女巫的决心。

  可以说,如果科尔玛借助学生会里的身份在学校法阵或者其他事务上动手脚的事情被发现了,那么等待她的不仅仅是撤职、或者学校的处分,可能还会被丹哈格提出公诉。这对一个前程远大的女巫而言,不啻于自杀。

  场间的气氛沉默了片刻。

  科尔玛搓搓手,脸上露出一丝期待,看了看蒋玉,然后又看了看伊莲娜:“那么现在,关键的一步……用灵血浸染神圣之物。”

  伊莲娜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黄铜托盘,盘子里摆放着一块果冻一样的残骸,在日光与月光的照耀下,那块果冻颤颤巍巍,仿佛还活着似的。

  黑猫感觉后颈处的软毛陡然炸了起来,它敏锐的察觉到那块‘果冻’上传来的巨大恶意与敌意。冥冥中,它知晓了那块‘果冻’的来历。

  “你们疯了!”黑猫喃喃着,舔了舔嘴巴,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震惊。

  蒋玉默默的看了它一眼,停了停,才从手袋中掏出一支透明的玻璃试管。粉红色的血液在试管里欢快的打着滚儿,一如那位神经跳脱的小灵巫。

  “确定?”她最后询问了一遍。

  “开始吧。”科尔玛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

  粉红色的血液滑过透明的玻璃管,缓缓流下,落在那坨暗红色仿佛果冻一样的残骸上。没有激起一丝波动,仿佛水滴落入一块海绵中似的,悄无声息的融入其中。

  三位女巫与一只黑猫神情紧张的看着那块‘果冻’。

  果冻似乎变得更加透亮了。

  科尔玛闭上眼睛,停了片刻,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眼中已经一片茫然,原本平静的面容也被一副狂热的神态所取代:

  “Ia! Shub-Niggurath! Ut ftaghu wk'hmr Shub-Niggurath! Ia! Ia!”

  (听啊,莎布·尼古拉丝,我呼唤你,披上这皮囊,化身莎布·尼古拉丝,听啊!听啊!)

  伴随着古怪而拗口的低喃声,科尔玛扯下发箍,披散开头发,撕掉两臂的袍袖,露出洁白的胳膊,然后脱掉靴子,赤着脚,捧着铜盘向法阵中央走去。

  伊莲娜握着一柄银色的小刀,一脸庄重的跟在科尔玛身侧。

  “我不知道她们到底要做什么,但我感觉以后我肯定会后悔今天的选择。”黑猫看着两位女巫的背影,猫爪不安的踩着树桩上的年轮,喃喃道。

  站在它身侧的女巫侧着脸看了黑猫一眼。

  “我不会。”她简单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