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零六章 以身为祭

作品:术修大巫|作者:乌泥|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21 18:56:29|下载:术修大巫TXT下载
  “大苍占据了当初瑞国的国土,取得了土地和资源,也获得了这些可以称之为糟粕的东西!”看了一眼手中残破的金书,邹横心中如此想着,然后顺手将其塞入到自己腰间的挎包中。

  然后,邹横目光在房间之中仔细的打量着,那老妇人刚才简单的一滚,整个人竟然消失不见了,这是非常高明的逃命手段,邹横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发现对方藏在哪里,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对方一定没有跑远。

  那老妇人的修为,也就是刚刚达到通玄境界而已,邹横看她的修为,估计突破的时间就在这一个月之内,不可能有太厉害的手段,而在这房间外面,邹横并没有感觉到突然落地的动静,所以其很有可能还在房间之中。

  邹横双眼之中亮着两道绿光,仔细的在房间之中打量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不过他可以确定一点,对方应该没有遁地或者隐身站在哪个角落,那样的话他感应地气,绝对能够察觉到对方的踪影。

  而且房间之中,除此之外能够躲藏的东西却不多,邹横扫视了一圈,虽然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可心中对于对方能够躲藏的地方,却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当初邹横从禹国前往百工国的途中,曾经遇到过一个方士境界的术士,对方所施展的能够遁于木材之中的手段,让邹横至今为止都记得。

  这老妇人的藏身之处,邹横利用排除法,再加上自己的见识,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的,对方估计也有着能够藏身于木材之中的手段,只是比他当初遇到的方士高明一些,更加的隐蔽。

  当下,邹横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那张木床,直接就抬起了一脚,猛的踢在了床沿上。

  “咔嚓!”

  一声木材断裂的声音响起,那放置于房间之中的木床,被邹横轻而易举地一脚踢断,接着整个垮塌了下来。

  在木床垮塌的那一刻,刚才那消失的老妇人,身体猛然之间从中飞出,快速地扑向的房间的角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起了房间角落那个黑布包裹着,并且上面还贴着符箓的蜂巢一样的邪异。

  邹横见状,手掌伸长向前抓去,结果那老妇人似乎早有预料,快速的从袖口之中抽出一物,转身向着邹横一挥,顿时一道寒光亮起,斩在了邹横的手臂上。

  邹横感觉自己手臂上一痛,皮肤好像被划开了,心中顿时一惊,下意识的把手臂缩了一下,而那老妇人则是被他手上的力量直接击飞了出去,身体撞在墙上,然后直接穿墙而过。

  收回手臂,邹横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渗出了一些血液,不过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

  “竟然能伤到我!”

  邹横口中喃喃自语的一句,他刚才看的很清楚,那老妇人从袖口之中抽出来的,是一把两尺来长的短剑,挥剑的那一刻亮起的寒光,让邹横想到了御剑流派的飞剑,把那把短剑的锋利程度,也丝毫不逊色于飞剑。

  手臂上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邹横也赶忙追了出去,刚才意外被伤到,情况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手,结果却给了对方逃离的机会,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对方逃走的。

  而凭借着对地气的感应,邹横很清楚的知道对方逃向了哪个方向,所以他也并不觉得对方能够逃得了。

  走出了屋子之后,邹横双腿直接伸长,就迈步向着一个方向追去,而此时那个老妇人回头正好看到邹横双腿伸长的那一幕,整个人顿时被吓了一跳,心中又惊又急!

  要知道刚才,她拿出那把短剑去砍邹横的手臂的时候,心中其实已经报了几分能够反败为胜的心思,可是却完全没有料到,那把锋利无比的短剑,竟然没有将邹横的胳膊砍下来,就在对方的手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要不是刚才对方吃痛之下,手掌往回缩了一下,那她刚才就被对方抓住了,根本就跑不出来。

  可因为刚才的那一剑,她现在也完全没有了和邹横对抗的心思,要知道她的这把短剑,可是她在瑞国的战场上得到了,这把短剑的前主人,是一位御剑流派的高手。

  对方因和一个强大的邪异战斗而死,飞剑也被打断了,好在断掉的那半截,并没有将飞剑法器给彻底废掉,被她得到之后,略做打磨,就变成了一把短剑,锋利无比,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血肉之躯,能够挡住这么锋利的剑的,况且还是在没有使用术法的前提下。

  “那到底是个什么怪物?”老妇人心中恨恨的想道。

  可是现在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其他的事情,邹横和她之间的距离,正在迅速的拉近,她平日里引以为傲的速度,似乎这时候也落入了下峰,用不了多久就要被追上了。

  老妇人心中焦急,此时为了逃命,自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施展着自己所掌握的所有逃命的手段,试图从邹横的手中逃得一命。

  邹横在后面追着那个老妇人,这时候他感觉,对方果真是有几分手段,首先逃跑的速度很快,其次就是逃命的手段也很多,穿墙、遁木、隐身、幻化分身等等各种手段,在对方往前跑的过程中,不断的被施展了出来,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多多少少也拖慢了一些他的速度,让他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抓不住对方。

  不过这些小手段再多,这个老妇人终究还是无法彻底摆脱他,这些手段都用过一次之后,邹横有了防备,自然她也就走不了了。

  看着已经快要近在咫尺的邹横,老妇人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恐怕逃不了了。

  她抱着手中黑布包裹着的邪异,脚步突然站住,苍老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对着邹横开口道。

  “法师实力高强,老妇人甘拜下风,自认无法在法师手中逃脱,但还请法师饶我一命!”

  在她说话之时,邹横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双腿缩到正常长短,听到她的话,邹横丝毫不为所动,直接伸手抓向了老妇人。

  刚才老妇人逃走的时候一系列的表现,已经证明了她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术士,面对这种人,最好还是别说什么废话,直接把该做的事情做了,这样一切都好。

  看到邹横的手掌抓来,那个老妇人脸色瞬间大变,不过因为邹横这一下实在太快,她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就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邹横的手掌,一把抓到了她的脖子处。

  邹横手掌刚刚抓住老妇人的脖颈处,立刻就发现触感有些不太像人的皮肤,随后还没有等他松开手,就感觉手中一股力爆发,只听得一声巨响之后,被他抓住的那个老妇人,整个人在他手中竟然炸开了。

  而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如闪电一般向着邹横的咽喉处射来,邹横另外一只手瞬间,手掌上也迅速地覆盖了一层金光,一把就抓住了那道寒光,正是刚才老妇人所用的那把短剑。

  抓住了这一剑之后,紧接着,邹横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根刻满了符文的尖刺符器,只差向邹横的天灵盖,而那老妇人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半空的位置,手中还掐动着法诀,许多黑色的邪虫,在她身前变成了一只大的虫子,也快速的向着邹横落下。

  这一系列的攻击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足以看出老妇人作为一个术士,经验的确是非常丰富的,可是终究还是手段差了一些。

  邹横站在原地不动,但他身躯却蠕动了起来,从背后凭空长出了两只手臂,一只手抬起,将落下的那根尖刺稳稳的一把握住,另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那只大一些的邪虫,并且手掌上还燃烧起了火焰,手心摊开的那一刻,他手中一团火焰光芒变得异常明亮,直接让他老妇人一瞬间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等到老妇人意识到不妙,再次想要施展手段逃走的时候,这时候她只觉得自己身躯遭到了一记重锤,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直接砸到了她的身上,将她在空中打得骨断筋折,一身法力也变得紊乱。

  一瞬间法力难以控制之下,再加上遭到了如此重的攻击,老妇人的身体直接从空中坠落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让她的身体伤上加伤。

  落到地面上的老妇人,整个人身体抽搐了几下,浑身是血的看向了邹横,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恨意。

  “你仗着修为高深,坏我好事,阻我前途,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老妇人语气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整个人就好像是回光返照了一样,突然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被她抱在手中,用黑布包裹着的邪异,此时被她一把拉开了,然后她突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邪异表面,口中厉声念道。

  “以血为引,以身为祭,血煞祭法!”

  声音响起的同时,她的手中掐动了一个法诀,整个人的身体猛然间就干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