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零三章 邪虫

作品:术修大巫|作者:乌泥|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19 18:45:47|下载:术修大巫TXT下载
  “怎么找,寻根追灵法根本没有用,那个邪异的踪迹被遮掩了,我们之前不是没试过!”那个术士的话音一落,队伍中就又有人开口道,对方说话的语气还有些不太好,带着些抱怨的意思。

  其他的术士闻言,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不过也并没有埋怨对方的语气不好,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经常要每晚出来巡街,有时候要连续几个晚上都休息不了,哪怕他们是术士,身体有些撑不住了,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

  “想想其他办法查吧,毕竟寻找邪异的术法,又不是只有寻根追灵法,还有很多其他的术法我们没有试过,回去可以尝试一下!”最开始说话的那个术士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中年人,轻声开口说道。

  他的话刚刚说完,突然之间,距离他们不远的另外一边房间的大门猛的打开,然后两声咆哮声响起,又有两道人影从那里扑了出来。

  几名术士刚刚制服了一个人,这时候正在讨论应该如何找出背后邪异的事,都稍稍有些放松了警惕,这时候邪异扑出来,一个个都只能慌忙的反应。

  有一个术士刚躲开前面的一道人影,可是却被紧随其后的一道人影给扑中,于是他整个人仿佛撞到了一只疾驰而来的猛兽,身子被直接撞飞了出去,砸到了另外一边的墙壁上。

  一个同伴受伤,其他术士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向着那两道人影攻去,他们从腰间甩出了一条条朱红绳,脚步腾挪之间,几根朱红绳织成了一张网,将那两道人影困在了其中,随后不断的收紧,能够空出手的人也快速的施法,企图将这两个人给制服。

  然而,几个术士却有些低估了那两道人影的力量,在他们将朱红绳所结成的网收紧之后,那两道人影却是狂性大发,一边张大嘴咆哮着,一边同时向着前方冲去,他们身上所爆发出的力量,直接将两个拉着朱红绳的术士拖倒在地,并且将两人在地上拖拽了一段距离。

  这两个被拉倒的术士,其中一人忍不住放开了手中的朱红绳,而他这一放开,那所结成的网,就彻底的崩溃了,两道人影立刻扑向前去,一把抓住了一个术士,就往对方身上撕咬。

  而那个撕咬咬的术士,只感觉被咬中的地方,传来了一种痛彻心扉的痛苦,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极大的惨叫。

  此时此刻,正在客栈之中修炼的邹横,他的耳朵微微动了动,然后就突然间睁开了双眼,紧接着,就打开了房间的窗户,双眼之中亮起了两团绿光,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那个方向升起的淡淡的邪异之气后,邹横毫不犹豫的从窗户一跃而出,迅速的向着那个方向赶去。

  他的双腿能够伸长,所有的是直线的距离,根本不用在意中间地形的影响,所以很快就达到了现场。

  等他赶到的时候,邹横意外的发现,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凄惨,他看到的只是一群术士,正在尽力想要制服两个身上散发着邪异之气,外表状若疯狂的人。

  虽然这群术士看起来好像做的极为吃力,可实际上,邹横知道他们能够对付那两个人,只是他们似乎想活捉那两个人,所以看起来才稍显吃力。

  而至于刚才发出惨叫的人,应该就是站在旁边受伤的两人,就是不知道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个。

  发现眼前的情况并不危险,邹横也不太想白跑一趟,于是看了一眼那几人,邹横手中便开始掐动法诀,接着伸手向前方一指。

  随着他的施法,那两个状若疯狂的人,他们脚下突然爬起了一层泥土,快速地覆盖在他们身上,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幅泥土形成的铠甲,看起来极为厚实,只不过铠甲的关节处,也是连接的非常紧密的,如此一来,那两个疯狂的人,反倒是被困在其中不能动了。

  邹横使用的是自己之前学过的石甲术,这门术法自从他学会之后,用到的次数其实不是很多,也是因为修行了搬山大术的原因,邹横感觉自己对于这门没有用过几次的术法,领悟程度一直在提升,虽然距离得其真意的境界还差着一些,可以后时间长了,恐怕这门术法也能够很顺利的达到得其真意的境界。

  看到自己费力想要制服的两道人影,突然间被包裹在一层岩石形成的铠甲中,那些术士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周围,在看到了邹横的身影之后,有人赶忙行礼道。

  “多谢前辈帮助!”

  邹横见到对方向自己行礼,就立刻控制着双腿缩了下来,然后走到了那几个术士的面前,看着被包裹在土石铠甲之中的那两道人影,接着开口道。

  “城中出了什么厉害邪异吗,这两个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听到邹横的问话,这几个术士虽然还在想吼风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高手,不过却立刻回答道。

  “这种情况是从昨天开始发生的,我们还没有找到具体是什么邪异所为,寻根追灵法没有起到作用!”

  邹横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人的情况。

  两个看起来都是普通人,双眼赤红,脸上有蜘蛛网一样的纹路,同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邪异之气,即便是被困在了石甲之中,这两个人依然在挣扎,而且似乎力气还不小。

  邹横通过已经修炼到得其真意境界的开眼术,他能够看出这两人身上的邪异之气,乃是源自于他们的体内,并且作用到他们的大脑之中,让他们变得疯狂,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人现在处在一种受控制的状态下,并且邪异之气透支了他们的生命力,让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很强的力量。

  发现如此情况,邹横不由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从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一张感异符,将其贴到了一个人的头顶。

  感异符一接触到这个人,符箓瞬间就燃烧了起来,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邪异之气,也微微有了一些波动,他赤红的双眼,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清明,不过很快又被赤红所代替。

  邹横注意到这种情况,一只手立即并为剑指,点到了对方的眉心处,法力灌注到了这个人的身上,然后这个人双眼之中的赤红又被压了下去。

  周围几人看到邹横的动作,交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就这么看着邹横施为。

  很快,在邹横自身强大的法力灌注之下,一股如同高山一般的气势,从邹横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而邹横面前的那个人,他的身体则是快速地抽搐了起来,如果不是被束缚着,恐怕他身体抽搐的幅度会很大。

  在这个人身体抽搐了一会之后,周围的术士突然看到,这个人脸上那些如同蛛网一样的纹路,开始缓缓地消散,这些纹路消散之后,对方的嘴巴突然张开,接着一条黑色的,只有小拇指关节大小的东西,从那人的口中爬了出来,被邹横快速的取出了一个瓶子装住。

  见到这一幕之后,周围的那几位术士之中,才有人开口道。

  “前辈手段高明,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些人身上的问题,不过,我们昨天抓到变成这样的人之后,也从他身上分离出来一条刚才那种邪异虫子,可却没有找到幕后的邪异,对方的行踪被遮掩了!”

  邹横闻言,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那是一个看起来外表挺沉稳的术士,刚才他的话,其实是在提醒邹横,想要通过寻根追灵法找到幕后的邪异,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我知道了!”

  向着对方点了点头,邹横轻声说道,在他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从体内剥离出邪异手段的人,发现那人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整个人已经晕了过去,不过看起来明显苍老了许多。

  再回头看看自己手上的瓶子里,那条刚刚剥离出来的虫子,这只有小拇指关节大小的东西,通体呈现黑色,散发着很淡的邪异之气,小小的身体上,就长着一条长长的口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器官,此刻这只虫子,已经用那条长长的口器,不断的刺着瓶子的内壁,看起来虽然小,但却充满了攻击性。

  “看着样子,又是一只等级不是很高,但却非常难对付的特殊邪异!”

  看了一眼瓶子之中正在攻击内壁的邪异,邹横手中瞬间涌出一股法力,直接让其安静了下来。

  听这几位术士所说,这只邪异行踪似乎是被遮掩了,而并非是他在普元城之时,遇到的金钱袋邪异的那种情况下,这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一般情况下,很少有没有达到邪级的邪异,会懂得去遮掩自己的行踪,因为没有智慧的它们,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所以一旦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事情就应该不简单。

  拿着手中的瓶子,邹横回头看看身边的几个术士,最终决定,事情既然被自己遇上了,那自己就顺便帮帮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