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零二章 生存不易

作品:术修大巫|作者:乌泥|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19 18:45:47|下载:术修大巫TXT下载
  “多谢法师一路护送之恩,这是之前和法师谈好的报酬,还请法师笑纳!”

  在一个小城中的商行门口,一位面容非常和善,身材有些微胖,看起来憨态可掬的富态中年人,一脸笑容的将一个钱袋递到了邹横的手上,非常客气的对邹横说道。

  邹横接过那个钱袋,入手掂量了一下,大概二百两左右,正是之前谈好的价格,于是也没有客气,就将钱袋收入了腰间的挎包中。

  “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哪里,这一路还多亏了法师的护送,要不是我们有幸请到了法师,这一路上遇到的三只邪异,恐怕就会让我们损失不少的人手,有着法师的护送,我们才能带着货物平安归来,是我们要多谢法师才对,也就是我们这地方太小,容不下法师您这样的高人,要不然的话,我都想请法师您留下!”

  那个富态的中年人闻言,再次非常客气的说道,神情还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

  他这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感到有些惋惜,这一路走来,对于邹横的实力,他们商队之中的人都看出了一些,那绝对是高手之中的高手,路上遇到的邪异,其中有一个一巴掌就拍散了,而且一路赤着脚,脚上也没有沾染半点的泥土,从实力到行事的风格,那都是高人的风范。

  这样的高人,不是他们这样一个小商行有能力留下的,有幸雇佣过对方一次,这就算是一种缘分,以后估计也很难有机会产生交集了。

  “接受了你们的雇佣,保证你们的安全本来就是我该做的,现在事情完成了,我也该离开了,告辞!”

  邹横听完眼前这名富态的中年人的话,也不和对方再多寒暄,最后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法师慢走!”富态中年人见状,也没有挽留,继续笑就行了一礼之后,就目送着邹横离开,眼见邹横走远之后,他才转身进入身后的商行。

  辞别了自己护送了十多天的队伍,邹横开始在这座小城之中游荡起来,这里本就是他之前随意选择的目的地之一,名叫吼风城,也是一座小城,邹横之前之所以想来这里,是因为在这座小城境内,有一处比较有名的风景,叫做吼风谷。

  那座山谷因为奇特的地形,常年都在吹着狂风,又因为地形特殊的原因,狂风吹动的声音,会被特殊的地形所放大,犹如一声声大吼。

  曾经有术士利用过这片地形,不知道是用那里修炼过什么术法,还是研究过什么其他的手段,导致吼风谷变得更加奇特了,遇到特别大的风吼的时候,竟然会有让人晕厥过去的能力。

  “这吼风城,看着比想象之中萧条一些啊!”

  走在吼风城的大街上,邹横目光一边在左右两边打量着,心中一边如此想道。

  这吼风城虽然也是一座小城,不过有这一处比较奇特的景观,加上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周围来往的客商比较多,按道理来说,应该会比较繁华一些的,可现在看来,街上根本没有多少行人,周围那些店铺虽然都开着,可好像也没有几个人进去,过往行人的脸上也很少有笑容,似乎大家心情都挺压抑的。

  “会不会是这里发生什么事情,比如说出现了厉害的邪异之类的?”

  又看了一会儿之后,邹横心中开始生出这样的想法,如今大苍滋生出邪异的速度变快了,对于境内百姓的生活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面对安全越来越得不到保障的生活,大苍百姓脸上的笑容自然也少了很多。

  如果这吼风城之中,也出现了比较厉害的邪异,那么就城中萧条的环境,也就不难解释了,大家的笑容少一些也都能说得通。

  心里如此想着,邹横就开始打听起了情况,不过一打听之后,邹横发现,实际情况似乎和自己猜想的有些出入,在这吼风城之中,的确是有一些邪异,可造成如今情况萧条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邪异。

  “客官你是有所不知啊,自从大苍开始开疆扩土之后,咱们这边的日子就过的一天不如一天了,吼风城原本来的商人不少,这街道上还是挺热闹的,可是如今,这街道上的人比以前少了一半还多,很多的商人,都跑到瑞国那边去做生意了,这样来往一次,中间可能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人怎么可能不少!”

  坐在一间酒楼之中,邹横面前站着一个伙计,一边给他倒上茶水,一边略带抱怨的开口说道。

  把茶水放在桌面上,伙计继续开口说道:“这其实还不算什么,已经开疆扩土是一件好事,等到事情完了,一切稳定下来之后,那些跑出去的人迟早也得回来,可问题是这出钱出力的地方太多了,就在前几天的时候,又征收了不少的东西,这就有些令人发愁了!”

  邹横听到这里,有些奇怪的对着那个伙计问道:“朝廷征收东西,这应该不是无偿的吧,只是以市场价低了两成的价格,不可能让商家的利益受损太多,不应该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吧?”

  听到邹横的问话,那个伙计立刻摇摇头说道:“客官你说的没错,朝廷征收东西的确是给钱的,可问题是朝廷给钱,不是立刻就给你真金白银,而是征收东西之后先批条子,在税收之后才统一结款!”

  “对那些那些大商行来说,这其实没什么,无非就是拿到钱的时间晚一些,可对于那些小本买卖的商家来说,这问题可就大了,货交出去了,货款成了条子,手里一下子没有钱进货,又发不出伙计的薪酬,这买卖不就黄了吗?”

  邹横听伙计说完这两句话,心里已经彻底的明白了,自己之前在考虑邪异的问题,给忽略了对普通的百姓来说,生存本身也有着巨大的压力,各行各业的人,都活得很不容易。

  大苍开疆扩土,举国上下都很支持,这种支持,并不光是口头上喊两句就算了,需要的是真正人力物力上的支持。

  要在短时间内,将整个瑞国的国土,变成大苍的疆土,这其中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到目前为止,大苍内部已经因此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

  大苍这段时间对于瑞国的占据越发的急躁了,其中可能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希望尽快的将这件事情尘埃落定,那样就可以减少物资的消耗,回过头来解决内部暴露出来的这些问题。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大苍的急躁的确是情有可原,如果不尽快结束瑞国的事情,恐怕大苍内部支持的声音,就要渐渐的发生转变了,到时候他们哪怕能够强行吞下瑞国国土,也有可能引起内部情况的不稳。”

  坐在那里,邹横一边吃着刚送上桌子菜,一边心中如此想道。

  他心中又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些老人,相比起那些已经到了一把年纪,还得因为心中的不甘,踏上游历的旅程的老人,如今这些才是普通人的生活,考虑的更多是如何生存的问题,要为了生计而忙碌奔波。

  比起那些老人,许多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不会去思考生命的意义,哪怕偶尔想到自己曾经想做的事情,回想起一些过去的不甘,也依旧要为了生活而努力,老实本分的吃着生活的苦,追求着一份耕耘收获的甜。

  从酒楼离开之后,邹横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准备等到天亮,去一趟吼风谷,看看那里的景致,也去体会一下,那能够让人昏厥的风吼声。

  黑夜降临,原本就显得不怎么繁华的吼风城,彻底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亮着灯火也非常的少,只有一群吼风城的术士,依然在夜晚的城中穿梭。

  黑夜之中,几个术士聚在一起,如同是在街道上巡逻一样,目光不断的打量着左右两边,有些警惕的看着那些房门紧闭的房间,而在他们的头顶上方,飘着几盏悬浮的灯笼,将他们周围照的宛如白昼。

  当几个术士路过一个屋子跟前的时候,那间屋子原本紧闭着的房门,突然之间就被人给推开了,然后从中传出了一声嚎叫声,紧接着一道人影扑了出来。

  “小心!”

  几名术士中立刻有人喊了一声,然后大家迅速的反应过来,一边快速的躲避,一边施展出了术法。

  一个术士的手中飞出了一张符箓,贴在了那道人影的身上,瞬间将对方限制在了原地,然后其他的几个术士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几根朱红绳,彼此配合之下,迅速的将扑出来的人给绑了个结实。

  被他们绑住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对方披头散发,脸上布满了蛛网状的纹路,双眼一片赤红,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嘴巴还大大的张开,仿佛是想要去撕咬那几人。

  几个术士看着这个男子,并没有被对方的外表吓到,反道看起来都颇为平静。

  “这是今天发现的第七个了,变成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了,必须尽快将把他们影响成这样的邪异找出来,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一个术士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