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九十九章 生命意义

作品:术修大巫|作者:乌泥|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18 18:30:12|下载:术修大巫TXT下载
  年龄大了,总容易多很多的感慨,可能是经历的太多,也可能是后悔明白的太晚。

  两重山顶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邹横和那些老人其实只聊了大半夜,剩下的时间,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撑不住,在山顶小睡了片刻,头顶的火球照明加上提供温暖,周围虽然有呼呼的风声,可以吹不到他们的身上,正好可以让他们休息一下。

  虽然在山顶睡着不怎么舒服,可是毕竟是一群老人,白天爬山已经很累了,加上有人还完成了一些作品,精神也消耗了很大,也就不顾及舒不舒服,再说了,能在山顶这种地方,有这样的环境休息,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邹横倒是一整夜都没有睡,仔仔细细的翻看着他们其中一些人整理的东西,认认真真的欣赏着。

  这其中不光有游记、画作,还有乐谱和药方,以及他们在一些地方记录的一些奇闻异事,看着这些东西,一整夜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天亮之后,邹横把自己翻开的东西整理好,然后放在自己的身旁,准备等这些老人醒了之后将东西还给他们。

  他刚将这些东西整理好,那位楚姓的老者最先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邹横,又看看周围还在睡的老人,再抬头看一眼头顶上依旧飘在那里的火球,对着邹横笑了笑,然后站起来活动了两下筋骨,不过没有弄出太大的声音,似乎是怕吵到了其他人。

  等他活动完毕之后,就走到了邹横的身边,笑着开口道:“法师有心了,你这术法维持了一夜,想必消耗也不小,现在天已经亮了,法师也休息一下吧!”

  邹横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再等一会吧,这种术法对我来说,其实也没有那么大的消耗!”

  见邹横如此说,楚姓老者也笑着点点头,随后开口道:“法师年纪轻轻,不但法力高强,而且有一副好身板,实在是难得,我以前也见过不少的术士,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有法师这样英武的风采!”

  “过奖了!”邹横继续微笑点头。

  “一会法师也应该要离开吧?”

  “嗯,上山领略了风景之后,当然是要下山的,不过这次上山我运气不错,遇到了几位老先生,你们的经历,让我深感佩服!”邹横回答道。

  “哈哈,我们所经历的这些事情,对于法师来说,可能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吧!”楚姓老者哈哈一笑说道。

  “老先生谦虚了,不是所有人到了这个年纪,还有出来走走的勇气,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思考生命的意义,想着留下些什么,并且能够付诸于行动的!”

  “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一辈子可能都活得浑浑噩噩,只有其中的一小部分人,可能会去思考这一生的意义,而能够想清楚的又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个一部分之中,最终能够去做些什么的,却又是少之又少,所以几位老先生的行为,真的让人佩服!”

  邹横很认真的对着楚姓老者说完了这两句话。

  而对方听出邹横语气的诚恳,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了,转而有些感慨的说道:“法师对于我们的行为佩服,可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自己心里知道,这只是不甘心而已!”

  说到这里,他向着山下望了一眼,眼神非常的复杂,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又似乎只是单纯的远望,然后幽幽的开口道。

  “人这一辈子,最难做到了一件事情就是不后悔,以前我在军中的时候,最开始很少去想这一辈子我该怎么过,直到在战场上见多了同袍的死去,体会过了很多次生离死别,我在开始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那一口饱饭,还是为了就单纯来这世上走一遭,又或者为了些其他什么,这个问题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

  “最开始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只是简简单单的活着,可后来我见到了一个受伤的袍泽,他在离开军中之后成家立业,日子过得很有滋味,那时候我又觉得,人这一辈子,可能就是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成家立业,守着儿女过平静的日子,但过了几年之后,我那个袍泽家里出了一些家事,看到那些琐碎的事情,当初的答案就动摇了!”

  “到了我自己离开军队的时候,一连几年时间,我都有些不太习惯离开军中的生活,就像法师刚才说的,那几年我也只是一个昏昏噩噩的人,不过后来,我总算想明白了人这一辈子到底为了什么,其实就是最开始的答案,为了不后悔!”

  邹横在一旁听着,从对方悠悠的语气中,邹横听到的是对方的回忆,也是对方对于人生的感悟。

  “其实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人出生在高门大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有人出身贫苦,从小就是吃苦长大的,将这两个人放在一起,两人的追求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同的人,有着各自不同的活法,但有一件事情是公平的,那就是命大家都只有一条。”

  “人这一生说短也短,说长也挺漫长的,总归要经历一些事情,如何过好这一生,那就是你回想起这一辈子的时候,对于绝大多数的事情不后悔,这就足够了!”

  “我这一辈子经历的事情其实不是特别多,所以也没有特别多能够让我后悔的事,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让我后悔的事情,大半辈子在军中,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足够出彩的事情,也没有那种能够做下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本事,这一点令我特别的不甘心!”

  楚姓老者的话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邹横,用一种很认真的口吻对着邹横说道。

  “法师,你如此年轻,就有了一身的本事,以后千万不要埋没你的一身本事,来这世上走一遭,百年之后就是一培黄土,灵魂回归天地,何不用这有用之身,一展心中的抱负,在这有生之年做成一件大事,这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邹横看着对方的双眼,此时他能看出楚姓老者在对他说真心话,对方跟着这些老人一起出来,就是因为一份不甘心,不甘心在一个地方默默的老去,所以想在生命的最后,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哪怕只能留下些许的名声也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可能是两人的谈话吵醒了其他的老者,又一个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

  “别跟法师说你这些道理,这一辈子该如何过,法师自然有他自己的选择,况且凭借法师的修为,以后寿命比你要长久的多,法师的追求可不是你这么功利的,说不定日后法师还能够修成长生手段,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说话的是那个张姓的老者,对方也是一位术士,自然追求和楚姓的老者有一些区别,而且他也能看清邹横的修为,知道邹横的厉害,自然不想楚姓老者的话,引起邹横的不喜。

  邹横听到对方的话,转头看了一眼醒过来的张姓老者,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那楚姓老者继续开口说道。

  “古往今来,有那么多的术士,能够长生的有几人,再说了,就算能够长生,却因此追求了大半辈子,最后回想起来,这一生好像除了修炼之外,就没有做些什么,难道不觉得遗憾吗?”

  “张法师,你是和我一起出来的,你想想你这一辈子,修炼上面你没有落下,可到头来你会不会也有些遗憾,大家都是因为不甘心,都是因为有遗憾才出来的,如今遇到了一个能让自己这一辈子过得很精彩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提醒他一句!”

  楚姓老者的这句话说完,那位张姓的术士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用目光扫了一眼邹横。

  邹横听到这些话,这时候心里稍微也有些起伏,从昨天遇到这些老者,一起交流到现在,他的确从这些老者的身上,获得了人生的感悟。

  就如同那位楚姓老者所说,人这一辈子,最难做到的事情是不后悔,可能所有的人都不能在临走的时候,做到完完全全的不后悔吧,哪怕一个一辈子平安,无灾无难走到最后的人,都会后悔自己生命中少了一些精彩。

  邹横迄今为止的生命中,自然不缺少精彩的事情,不过那位楚姓老者的一句话却触动了他,有人追求长生,为此耗费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可追求长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在漫长的生命之中,除了修炼之外,还有什么能够惊艳自己的人生。

  一直以来,邹横在这个世界的追求就是术法,还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起来,可如今自己修为已经到了通玄境界,也学会了一门道术,算是在这个世界有些自保之力了,那么除了术法之外,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又是什么,邹横不禁开始在心中思考这个问题。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游荡,然后继续修行自己的术法,变得更加强大,不去管其他的事情,这样的人生,好像的确单调了一些。